地產年終獎綠肥紅瘦

                  陳月芹2023-01-06 21:31

                  (制圖:李剛)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陳月芹 1月4日,一則關于“字節跳動裁員不發年終獎,員工與HR互毆”的消息廣為流傳,當日,該公司負責人澄清了傳聞。

                  而幾乎同一時間,世茂集團開了一個會,明確表示:2022年要發一點獎金,雖然不多,但還是會獎勵“困境中持續突破的個人及團隊”。人力部門還匯報了年度獎金方案,一位高管提議“不要設限”——“如果這個突破可以給公司帶來巨大的收益,我獎勵再多都是合理的”。

                  對世茂員工而言,這無疑是個令人振奮的消息。一位世茂集團員工坦言,2021年以前,每年的年終獎能占全年收入的3-5成,是一筆不小的進賬。2021年是出險第一年,年終獎沒發;到了2022年,大家做好了沒有獎金的預期,畢竟公司還很困難。

                  對地產人來說,2022年的年終獎是敏感話題,多位地產人第一反應是“不敢想”。在市場不景氣、多家公司相繼爆雷的氛圍下,有一份還能“出糧”的工作已十分難得,再想獲得年終獎近乎奢望。

                  截至1月5日,經濟觀察報問詢了20余家百強房企人士,包含央企、國企、民企等,其中,尚未有房企在集團層面發放了年終獎;多數已爆雷房企內部口頭通知2022年不會有年終獎。保利部分區域已發放,而保利總部、華潤、中海、越秀、濱江等員工從人力、財務、直屬部門領導處打聽到的風聲,傾向于應該/大概率/肯定有(年終獎)。

                  2022年,地產年終獎知多少?應是綠肥紅瘦。

                  悲喜不相通

                  恒大、融創、中南、龍光、力高等多家出險房企的不同層級員工坦言,大概率不會有年終獎。央企電建地產雖未爆雷,但已有區域下達通知“由于業績未達標,取消年終獎”。

                  部分公司已拖欠員工1-3個月工資,年中被裁員工至今未拿到績效和N+1的賠償。

                  一家百強房企苦苦支撐到2022年12月底才正式違約,但員工層面感受到的公司“錢緊”早有跡可循,取消年終獎更在預期之內。往常都是每月15日前后發工資,但從2022年9、10月開始,經常延遲到每月下旬。

                  繼恒大之后,早在2021年11月上旬因理財爆雷的佳兆業也大概率沒有年終獎。多名佳兆業城市更新公司員工向經濟觀察報反饋,離職一年多,至今未拿到N+1的離職補償,這對曾入職5-10年的員工而言,可能是一筆數十萬元的錢。而佳兆業集團很多部門、子公司早已一次性發放到位。

                  行業寒意陣陣,仍有少數公司能發放出年終獎。

                  一位保利集團員工張敏每天查看銀行卡到賬信息,盼著為過去一年畫上正式的句號。她月薪月光,每年的年終獎,權當是公司幫自己攢錢。往年,年終獎能占到張敏年收入的一半。

                  由于保利實行密薪制,張敏的工資績效、年終獎依據部門領導和分管領導打分而定,因此不到收到賬那一刻,她也估算不出獎金是厚是薄。

                  2021年的年終獎是自然年年底發放的,但2022年的至今還沒發,部分同事從2022年底就開始相互打聽,得知北京區域等子公司已經發放年終獎后,懸著的心才踏實了一些。

                  加上全集團業績較為出彩,“大家只是關心啥時候發、發多少的問題”,張敏沒有想過完全不發年終獎的可能性。

                  一位保利廣州區域員工田朗也預判大概率會發,這是業績給的底氣。2022年,保利廣州區域完成了年度銷售額500億元的任務,持續霸榜保利集團內部各區域業績第一之位。此處還有個前提,這是在年底廣州經歷了持續一個多月疫情封控的情況下達成的,實屬不易。

                  2022年1月,保利發展新任董事長劉平在2022年度工作會議上,提出“進三爭一”新階段目標。交卷時刻到了,在第三方機構克而瑞、中指研究院的年度銷售排行榜上,碧桂園都穩居第一,保利的銷售額出現了4116億元、4408億元兩種數字,而兩份榜單更大的差異在于保利和萬科,誰是第二,誰是第三。

                  盡管區域或集團的年度任務都完成了,田朗還有一絲擔心,因為2022年公司尤其看中回款率,“業績完成了,但資金回籠情況不太樂觀,很多客戶是長分期,只付了10%、20%購房款。2022年這個市場,要想把房子賣出去,想整個業績好看,沒有辦法,你不收這幫客戶,其他同行也會收。”

                  中海也成功擠進前五。一位中海集團員工坦言應該有年終獎,但會打折扣。此前這筆年末獎金占總收入近4成。“我們的工資相比同行們較低,如果不發獎金,就沒法活了”。

                  一位越秀地產員工表示,“應該有“年終獎”,雖然也很難,但業績還是增長的。濱江地產員工透露,一般都是春節放假前發獎金,“2022年肯定有的”。

                  高管的打算

                  區域總裁、城市公司總經理級別以上的高管,對上,也正等待著老板和集團是否給自己發獎金的訊號;對下,他們還需要給轄區范圍內的數十、上百名員工制定獎金績效方案。發不發、如何發,算盤上下一撥,蘊藏著管理哲學。

                  一位碧桂園某區域總裁邵信透露,高管的獎金一般是3月定、4月發,員工年前發。2022年各區域已經做了預算,但最終要等集團一錘定音。另一位碧桂園某區域財務人士也透露,預計在1月10日前后會有消息,只要集團領導定了,發放動作會很快。

                  這一年,邵信沒有給區域的員工降過薪,但會做一些人員優化來確保員工基本薪酬。2022年已做好的獎金方案和2021年差不多,實際上,近兩年的獎金都不算多,是常規時期的6-7折,但有總比沒有好。

                  邵信還是很看重在歲末給員工們一個“紅包”,讓大家一年的辛苦不會白費。這背后,需要管理者積極做出調整。

                  在碧桂園,集團會對各區域公司各方面費用支出垂直管理,比如依據區域業績、銷售回款、可動用資金等指標,設置“薪酬包”、“行政費用包”等。在有限的薪酬包下,邵信選擇進行多輪人員優化,人數沒有標準,各種崗位都可能,員工離職后保證有N+1的補償,而剩下的精干盡可能給予年終獎激勵。

                  一家百強房企總裁向經濟觀察報詳解了公司有別于傳統房地產公司的激勵機制,由于公司既有地產開發的股權項目,又有占比不小的代建業務,二者需分開來看。

                  具體而言,股權項目為基本工資+專項獎金(和回款、交房掛鉤),代建項目主要由基本工資+管理費毛利乘以系數,城市公司便是上述兩項疊加。

                  這位百強房企總裁欣然透露了好消息:2022年大部分公司匯總的代建管理費毛利為正,所以幾乎都有獎金分成。股權項目就看回款和交付情況,達標的就有獎金,未達標則不會有。春節前會發放完畢。

                  為了促進輕資產業務轉型,他所在集團大幅提高了管理費毛利的獎金比例,而代建業務在2022年恰好迎來風口。

                  作為職業經理人,總裁要對老板、公司股東、員工負責。對于獎金發放與否,這位百強房企總裁聽到很多聲音:要將寒意傳給每一個人,勒緊腰帶過日子,在人工成本上節流。

                  他認為,所有員工都要與公司共進退,管理成本也是很大一筆支出。為此,收入要和貢獻相匹配,留住優秀的骨干員工,這是公司生存的基石,活都要人去干。但是無差別的全員獎金要減少,甚至取消,這些獎勵對改善管理沒有幫助。“按時發工資就是現階段企業在員工方面盡的最大的社會責任”。

                  薪酬改革

                  不同房企在薪資構成上各有千秋。碧桂園主要由固定薪酬、集團專項獎懲、年終獎金、項目跟投、股權激勵等組合而成,萬科在此基礎上還有月/季度獎金,龍湖則還有動態事業合伙人獎金,不同層級、部門的薪酬組合也存在差異。

                  據經濟觀察報不完全統計,房企的年終獎構成中,有的公司是有雙薪/三薪,也有央企主要依據員工職級、入職年限計算,和績效關系不大;也有的房企由部門領導、分管領導對績效考核進行打分,分S/A/B獲得不同等級的獎金;也有的公司每月將員工績效的20%進行扣留,作為年終獎??偛眉墑e的職業經理人,除了獲得法定的獎勵,年終獎多少主要由老板決定。

                  大多數房企往年的年終獎,占年收入的3-5成。

                  前述碧桂園某區域總裁透露,從2021年開始,公司就對一線員工薪酬機制進行改革,把此前扣留部分績效做年終,改為績效并入月薪,年終另算。大致估算起來,中層干部的固定薪酬和年終獎比例約為7:3,高層領導6:4。

                  保利、中海、華潤等公司的年終獎占比在4-5成之間。

                  該碧桂園某區域總裁解釋,一線員工收入改革,是為了在市場不太景氣的情況下穩住一線,增加員工的確定性。如果年終獎占比過高,不確定性很大。

                  中小型民企經歷的銷售難、融資難等困境有苦難言。上述百強房企坦言過去一年尤為艱辛,這種情況下,公司上下都降薪了,管理層降得比較多,基層員工象征性降了一點。管理層率先降薪是開源節流的示范,讓大家知道公司很難。“同甘苦的真實感總是逐層遞進的”。

                  他管理的公司年終獎將在年前和年后各發一部分,大部分員工績效占比在30%-40%之間,管理層可能會超過50%,具體看區域公司業績完成情況。

                  這家百強房企對薪酬績效的改革導向之一,是拉大差距。“富裕的四菜一湯,窮的就只有工資。”這是為了業績導向,鼓勵大家開源,一改此前“大鍋飯”的風格。

                  過去,有的城市公司沒完成業績,理論上沒有獎金,但最終總部還是會“借錢”給其發年終獎,等業績好了再還回來,但這筆名義上的借錢,總部并不收取利息,實際上是“給”錢。從來只有借出去,沒有還回來過。

                  到了2022年初,總部才推動改革,廢止了“借款制度”。在行業蒸蒸日上,偶遇波動性調整時,大家預想到第二年行情會好,才可以小范圍勻點錢,但以后就不能這么干了。這基于對行業縮表大趨勢的預判。

                  此外,多家房企2022年將區域公司的銷售回款、化債、退稅作為重要指標,權重甚至高于銷售額,目的是開源、顆粒歸倉。“因為回款更有意義,銷售額是虛的,城市公司可以作假。”上述百強房企總裁解釋。

                  更著急的錢

                  一家頭部房企區域財務人士無暇考慮個人有沒有年終獎的問題。年末了,他每天擔心公司辦公樓下有總包、供應商聚集,甚至有人帶隊去項目售樓處,為的是討要工程款、農民工工資等。

                  春節前一兩個月,他每天在不停地付錢,但集團、區域公司都有可動用資金的考核,需在保證公司運轉前提下有技巧地付,分輕重緩急。這半個月,區域公司要支付的工程款等近8億元。

                  盡管因為部分項目停工、少拿地,2022年的待付款和往年高峰時需支付20億-30億元相比已不算多,但眼下,有限的錢必須省著給,保障公司的安全系數最重要。

                  其中,優先保障農民工工資,是最剛性的支出。實際上,有的總包、分包、供應商擔心房企爆雷,或是擔心做完這個項目工程后就沒多少項目可以開工了,會要求提前償還賬款,賬期被大大縮短。財務部門需要管好公司的錢袋子,保證收支平衡。

                  這位頭部房企區域財務人士有超過20年的房地產從業經驗,據他判斷:春節前,最重要的是維穩,把農民工工資付完。真正緊張的節點是開完年后的復工,屆時開發商必須拿現錢,否則建筑公司不來干活。

                  在經歷了一年多供應商商票逾期,工程款被用房抵、車位抵后,2022年的年關,供應商、建筑公司和開發商都不易過。“總包不要房子了,因為它自己支撐不下去。房子最終都是一個商品,如果它永遠都在上下游之間流動,而不是最終流到購房者手上,都是沒意義的,只會增加中間環節的負擔。”總包、供應商不容賒賬,他們要結清欠款去過年。

                  這時候,開發商只能和總包反復拉鋸。房地產商難,供應商也難,雙方關系都得重塑、同甘苦。

                  這位財務人士目前的付款優先度上,農民工工資排第一,再付2023年預計比較好賣、能開工項目的總包部分工程款,其他的只能盡量延。

                  (應受訪者要求,張敏、邵信、田朗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資深記者
                  城市與不動產新聞中心華南組負責人
                  新聞線索請聯系:chenyueqin@eeo.com.cn
                  在监狱中被折磨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