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四縣/市”能否成為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 | 奇談都市圈

                  劉奇洪2023-01-09 16:44

                  劉奇洪/文 在《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中,浙江第四個層次城市是嘉興的桐鄉、嘉善和寧波的慈溪、余姚。上海大都市圈第四個層次是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能夠進入這一層次的縣市區,上海的嘉定、松江、青浦、奉賢“入圈”,既靠實力,又靠賦能加持;江蘇的昆山、江陰、張家港、常熟“入圈”,全靠經濟實力。浙江的嘉善、桐鄉、慈溪、余姚靠什么“入圈”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有必要對其經濟實力、產業發展、功能區位進行梳理。

                  現狀與目標存在巨大落差

                  上海大都市圈浙江部分要打造的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在區位上選擇了兩個方位:一是G60/滬昆高速鐵路通道(嘉善、桐鄉),二是杭州灣南部沿岸(慈溪、余姚),既考慮到了定位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的經濟實力,慈溪、余姚、桐鄉憑借經濟實力“入圈”,又注意到了浙江戰略發展區位,盡量把地處G60科創走廊又屬于長三角綠色生態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組成部分但經濟實力不強的嘉善“入圈”。

                  《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定位嘉善、桐鄉、慈溪、余姚為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其中,慈溪為“科技創新功能節點+智能制造功能節點”,余姚為“智能制造功能節點”,嘉善為“科技創新功能節點”,桐鄉為“文化交流功能節點”。

                  從現實來看,慈溪、余姚離“智能制造功能節點”定位較近,嘉善、慈溪離“科技創新功能節點”定位、桐鄉離“文化交流功能節點”定位,差距甚遠。

                  慈溪,地處杭州灣東南,杭州灣跨海大橋南端,寧波下轄縣市。自浙江余杭、蕭山、鄞縣等撤市/縣為區后,慈溪牢牢占據浙江省縣市第一位置,2021年慈溪市地區生產總值達到2379.17億元,其中,工業增加值為1357.88億元。在《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中,慈溪既要打造科技創新功能節點,發揮專業領域技術引領,建設科技成果轉化基地和技術服務中心,又要打造智能制造功能節點,聚焦重點平臺,推動前沿突破與智能升級,建設更具國際影響力的智能制造產業集群。

                  在打造智能制造功能節點方面,慈溪集聚了一定產業優勢和企業優勢,在智能家電(白色家電、廚房家電、生活小家電、個人護理小家電)、關鍵基礎件(模具、高端軸承、特種密封件、接插件等)、汽車及零部件(汽車整車、汽車電子、智能網聯部件等)、功能新材料(高分子材料、磁性材料、醫用材料、功能性纖維材料等)、高端裝備(數控機床、紡織機械、農機裝備、塑料機械等)領域擁有國際競爭力產業鏈和頭部企業,但在打造科技創新功能節點方面,慈溪企業對科技創新成果有需求,但缺乏科技創新成果供給端或產業共性科技創新平臺,企業專長于制造環節,科技研發普遍不足。

                  余姚,居寧波、紹興中間,南為浙東名山——四明山,北達杭州灣,寧波下轄縣市。在《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中,余姚主要打造智能制造功能節點,聚焦重點平臺,推動前沿突破與智能升級,建設更具國際影響力的智能制造產業集群。在浙江經濟排名前十的余姚,2021年地區生產總值為1441.5億元,主要以制造業為核心,形成了“3+5+N”產業結構體系(3為汽車關鍵零部件、光電信息、智能家電,5為機器人及集成、新材料、節能環保、精密模具、高端裝備,N為橡塑制品、五金、消防器材、有色金屬加工等),不斷推進前沿產業突破與傳統產業智能升級,建成了具有國際影響力甬西(慈溪——余姚)智能制造產業集群。

                  嘉善經濟實力不敵嘉興海寧和平湖(含港區)、寧波寧海、湖州長興,嘉善能夠進入上海大都市圈第四個層次,憑借的是作為長三角綠色生態一體化發展示范區重要組成部分。

                  在《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中,嘉善主要打造科技創新功能節點,發揮專業領域技術引領,建設科技成果轉化基地和技術服務中心。但現實的嘉善,離科技創新功能節點城市定位差距較遠,盡管嘉善想利用毗鄰上海優勢,做到“研發在上海、轉化在嘉善”,但包括上海境內新城在內,與嘉善區位條件相當、到上海主城區時間距離半小時到一小時的產業新城有二三十座,僅僅有發展空間已不足以成為科技創新功能節點城市,還需要產業基礎及配套、產業共性科技創新平臺。嘉善本土傳統產業以木業家具、紡織服裝及輔料(鈕扣)等為主,科技含量低;新興產業以近年落戶于嘉善民營產業園的智能網聯汽車產業、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大健康產業為主,缺乏產業配套和產業共性科技創新平臺。

                  在《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中,桐鄉打造文化交流功能節點,強化數字賦能,借助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等國際性平臺,爭創國家級互聯網創新發展試驗區。桐鄉通過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吸引了全球人目光,達到了文化交流目的;在產業發展上,桐鄉借勢“世界互聯網大會”,正由“三根絲”產業(蠶絲、化纖絲、玻纖絲)為主向數字經濟(數字產業、數字市場、數字鄉村)為主轉變。但要通過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把桐鄉轉型為文化交流節點城市,通過數字賦能,成為互聯網創新發展試驗區,難度很大。一是會議城市均具有“會期熱鬧、會后冷清”特點,難以保持全年持續熱度;二是每年在一個城市舉辦專業會議,需要持續與審美疲勞對抗,通常只有高能級城市做到,一般低能級城市難以維持;三是互聯網發展下半場不是互聯網本身,而是產業互聯網、產業數字化,這就注定真正互聯網“弄潮兒”不再是互聯網資本把控者,而是各行各業互聯網隱形領導者;四是萬物互聯時代,桐鄉難以提供足夠多的應用場景。

                  成為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條件分析

                  要成為上海大都市圈第四層次城市——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應該在三個領域有特長,或產業,或功能,或區位。上海嘉定新城的特長是科技創新功能,松江新城的特長是區位——G60科創走廊支點;江蘇昆山、江陰、常熟特長是產業,張家港特長是“產業+交通區位”。浙江慈溪、余姚、桐鄉、嘉善成為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具備哪些條件?內在發展邏輯是什么?

                  縣是中國歷史最為悠久、最為穩定的行政區,故有“郡縣治、天下安”之說。中國縣市要以產業或制造業成為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做到前沿產業突破與存量產業智能升級并舉,區域文化必須盛行三種精神,即科學家精神、企業家精神、工匠精神。其中,科學家精神弘揚的是探索未知精神,企業家精神弘揚的是創新冒險精神,工匠精神弘揚的是精益求精精神。古時看進士,現時看院士,凡是出院士最多的城市也是盛行科學家精神城市;凡是本土企業多的城市,也是出企業家多的城市,也是制造業發達城市;凡是一個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物產多的城市,也是一個盛產工匠城市。

                  從全國來看,這就不難判斷為何非省會城市蘇州、無錫、寧波、泉州等下轄縣市霸榜中國百強縣市前列。舊時的寧波,依靠周邊鄞縣、鎮海、慈溪、余姚四縣,支撐了寧波城市發展,構成了“寧波商幫”主體,現鄞縣、鎮海已演化成為海曙區、江北區、鄞州區、鎮海區、北侖區,成為了寧波主城區,商務服務、科技研發、港口物流等成為了主要發展方向。目前只有遠離寧波主城區的慈溪、余姚依舊堅持智能制造為主要發展方向。慈溪和余姚地域相鄰、文化/語言相通、產業相近,已成為上海大都市圈和浙江杭州灣重要智能制造基地,汽車及零部件、智能家電、裝備制造、功能新材料、光電一體化、基礎零部件成為了主要產業,慈溪、余姚制造業領域存在主要問題:各鎮/產業園產業結構雷同,企業內耗競爭激烈。

                  表1:慈溪—余姚主要產業和企業

                  表1

                  科技創新模式主要有兩種:一是北京模式,二是深圳模式。北京模式以政府直屬的大學和科研機構為科技創新主體,資金來自政府,項目來自政府委托;深圳模式以企業為科技創新主體,資金來自企業,項目來自企業。一般縣市缺乏國家級科研機構和高校,打造科技創新功能節點只能選擇深圳模式,就是讓企業成為科技創新主體。慈溪擁有眾多科技型企業,對科技創新成果需求旺盛,可以發展成為以企業為主體的科技創新節點城市;嘉善傳統產業層次低,高科技企業以外來投資為主,異地研發、本地生產,缺乏科技成果交易平臺和產學研合作平臺,交通區位優勢轉化為科技創新優勢存在較大難度。

                  中國主要有三類城市承擔文化交流尤其國際文化交流功能:一是中國門戶城市,例如北京、上海等,被賦予了當代國際文化交流功能;二是中國古都,例如西安、南京、洛陽等,作為某個歷史時期都城曾經把當時中華文化傳遞海外,現依然具有國際文化交流功能;三是中國歷史時期對外港口和陸上交通樞紐,例如廣州、泉州、寧波、揚州等曾為“海上絲綢之路”重要港口,保留了多元文化特色,現依然承擔了國際文化交流功能。桐鄉定位文化交流功能節點城市,應該講依據的是國家歷史文化名鎮——烏鎮及“世界互聯網大會”永久會址,以及作為“魚米之鄉·絲綢之府”的桐鄉,在西風洗禮下,近代各類文化名人輩出,涌現出了茅盾(作家)、豐子愷(漫畫家、文學家、翻譯家)、徐肖冰(攝影家)、錢君陶(藝術家、教育家)、陸費逵(出版家)、木心(畫家、作家)等文化大家,但要作為面向世界的文化交流功能節點城市,桐鄉條件仍有待加強:一是桐鄉及其文化大家,國際影響力欠缺,文化大家主要成長和作品豐產階段不在桐鄉;二是半官方半民間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不足以構成桐鄉成為國際文化交流城市,海南博鰲論壇證明依靠國際會議實現文化交流功能有限;三是桐鄉不是太湖平原絲綢文化杰出代表,太湖平原絲綢文化代表在湖州;四是具有代表性的江南水鄉古鎮,烏鎮只是之一,不是唯一;五是能級低的城市一般難以承擔國際文化交流功能。

                  成為全球功能性節點城市路徑選擇

                  發展區域和城市經濟不是依靠一廂情愿,必須做到方向選對、路徑可行、執行有力、措施得當。浙江“四縣市”有三個不同功能節點定位(智能制造、科技創新、文化交流),要實現必須方向對頭、路徑可行、措施得當。

                  慈溪、余姚位于杭州灣南岸,均以智能制造功能節點定位,應該講方向對頭,在路徑上應該加強政府規劃引導,以產業鏈、產業集群為核心,打造若干個產業鏈或產業集群,避免各鎮/產業園產業雷同、企業內耗競爭,并且,要以產業鏈/產業集群為依托,建立產業共性技術研發服務平臺、產學研合作平臺。慈溪、余姚可以打造新能源智能網聯汽車產業集群、智能家電集群(細分若干個智能家電產業鏈)、光電產業集群、軸承產業集群、模具產業集群、紡織機械產業集群、磁性材料產業集群等,政府引導每個產業集群和產業鏈建立行業協會、科技創新共性研發平臺、產學研合作平臺,使慈溪、余姚真正成為智能制造功能節點城市、科技創新功能節點城市。

                  桐鄉,毗鄰嘉興主城區,處于蘇州吳江、湖州吳興、杭州余杭中心,不宜以文化交流功能節點為發展定位,桐鄉周邊不缺能級高、文化資源豐富的城市作為國際文化交流載體。桐鄉制造業已有一定基礎,擁有一批行業頭部企業,且每個鎮特色產業顯著,擁有桐昆、新鳳鳴、振石、京馬電機、雙箭橡膠等行業頭部企業和濮院、烏鎮、洲泉、大麻、崇福等特色產業名鎮,城市功能定位還是以智能制造功能節點為發展方向。在產業發展方向上,一方面,存量傳統產業通過工業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等數字技術,實現數字化轉型、智能化改造,另一方面,利用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永久會址條件,大力發展數字經濟核心產業。

                  表2:桐鄉行業頭部企業和特色產業鄉鎮

                  表2

                  嘉善的最大優勢就是交通區位優勢,嘉善既位于G60科創走廊浙江第一站,擁有滬昆高鐵嘉善南站,是浙江對接上海“橋頭堡”,又位于沿海高速鐵路(通蘇嘉甬段)浙江第一站,擁有通蘇嘉甬高鐵嘉興北站,是浙江對接江蘇“橋頭堡”;同時,作為長三角綠色生態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組成部分,嘉善對應的是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和上海市青浦區,嘉善的發展應該是撤縣為區,作為嘉興發展一部分,納入嘉興統一空間規劃和產業規劃。通蘇嘉甬高速鐵路嘉善設站,規劃取名嘉興北站,與蘇州市吳江區設蘇州南站對應,體現了嘉興長遠考慮。嘉善撤縣改區宜早不宜晚,這有利于長三角綠色生態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合作發展問題,放到上海大都市圈“1+8”城市層面協調解決。

                  (作者為江蘇省張家港市委黨校特聘專家)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在监狱中被折磨性器